欢迎访问:亚洲色资源在线观看-亚洲色情最新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复杂的感情

复杂的感情


  周莹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,她的老公是铁路巡道工,在京九线的大山里工作,一去就是三个月。两个人有一个三岁的男孩,正在上幼儿园。玉龙是老公的表弟单身一人,和他们一起住在职工宿舍,这是一座老房子,三家一个单元,还有一个老刘是退休职工也是单身一人。在整个单元里只有一个卫生间,老刘头在宿舍车棚里补差,经常不回家,所以卫生间只有他们和玉龙两家使用。

  玉龙今年二十四五,在铁路三产工作,由于是亲戚的缘故,周莹的老公经常不在家,家里的重活都由玉龙帮忙。小伙子仪表堂堂,就是不爱说话喜欢看书,他父母是周莹老公母亲的表亲,可以说基本上没有太直接的血缘关系。玉龙的父母来过几次给他提亲,可是玉龙都没有答应,到后来就干脆不见面了。玉龙的父母无奈又托付周莹的一家,照顾一下自己的表弟,周莹的老公满口答应。周莹在宾馆里上班,她也给这位表弟介绍了几个对象,女方条件都不错,可是不知是什么缘故,玉龙就是不同意。周莹也生气了,她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理会他。就在半年前周莹发现她清洗过的丝袜上,偶尔会有一些黏黏糊糊的东西,周莹也没有多想就重新洗过,再后来她发现凡是她穿过的丝袜,都被同样款式的新丝袜所代替,周莹不在把洗好的内衣丝袜晾在外面了。

  有一天她晚上喝多了水,夜里起来上厕所,厕所里亮着灯,有人在里面轻声说话,透过老旧的门缝,她看见玉龙在里面阴茎上套着一双肉色丝袜,一边快速地撸动着套袜的阴茎,一边轻声地叫着周莹的名字。看到玉龙的举动把周莹惊得双手紧捂住自己的嘴,生怕发出一点声音来,就在此时厕所里玉龙闷哼一声,周莹看见从玉龙套在阴茎的丝袜上,渗出了大坨大坨粘稠的精液。周莹连忙悄声地回到了房间,不一会厕所里传来了流水声,几分钟后玉龙从厕所里出来回房间了。此时正值周莹老公上班期间,就算是老公在家,周莹也不确定此事和老公说好还是不说好。又过了十来分钟,周莹的尿意越来越强了,她轻手轻脚地开门进了厕所,她打开灯一边赶快如厕,一边仔细观察着,只见厕所的上方正晾着一双,刚清洗过的肉色连裤袜,方便后周莹站起身来拿下丝袜,丝袜上的精液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,周莹仔细观察着丝袜,这是自己的丝袜,当周莹看到丝袜右腿处有抽丝的时候就知道了,那是一个月前她帮客人提行李时不小心挂的,因为周莹的家境一般,买一双连裤丝袜要十好几块呢,她平时就穿短丝袜,只有在上班的时候穿长丝袜,而且是刚穿不久的新丝袜,还让周莹懊恼了一阵,此刻周莹全明白了,她的旧丝袜都被玉龙拿去手淫了,而她穿的新丝袜也都是玉龙买给她的。周莹把丝袜放回了原处,回到了房间后她再也睡不着了,她前思后想该怎么和老公说呢?再过几天老公就要回来了,是说还是不说周莹陷入了苦恼之中。在接下来的几天中,周莹有意躲避着玉龙,生怕碰在一起尴尬。老公如期回到了家中,像每次一样不免云雨一番,小别胜新婚嘛,再说又是如狼似虎的年纪。自从老公回来后,玉龙也好像有意躲了出去,周莹在存车棚见玉龙和老刘头在一起交谈。周莹又是陷入犹豫之中了,后来她决定先不告诉老公,她要和玉龙先谈一次。这一天老公去了厂部,周莹上下午班,她一早送孩子去了幼儿园,她买了早饭回到了家中。她听见玉龙的房门一响,就赶忙迎了出来,只见玉龙刚要朝外走,周莹急忙叫住了他,玉龙低着头跟着周莹进了屋,周莹满以为自己比玉龙大几岁,又是他的表嫂,说起话来会很流畅,哪知道当这个比自己还高的大男孩站在面前,她竟不知如何是好了。玉龙也是满脸微红一言不发,周莹镇定了一下,就说起了要给玉龙介绍对象的事。“我不搞对象。”话从玉龙嘴里说出来十分地坚定。“为什么呢?”玉龙不说话了,“到底为什么?”周莹追问着,像是被逼急了,“我就爱嫂子,别人我谁都不爱。”玉龙说道,周莹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,玉龙说出自己的心里话,反倒轻松了许多。他抓住周莹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房间,周莹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跟着玉龙到了他的房间,狭小的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,桌椅床铺也都干干净净,一条晾衣绳从房间穿过,上面挂着毛巾和玉龙的衣服,一条洁白的手帕引起了周莹的注意,玉龙拿下来手帕递给周莹,“嫂子,还认识它吗?”周莹接过一看是自己的手帕,“嫂子,去年快过冬的时候,我给你家背煤,是你送给我的。”周莹一下子想了起来,去年天快要冷了,大家都在储备蜂窝煤,周莹在煤店定下了两百块蜂窝煤,可是人家只管送到楼下不管送上楼,周莹家住在三楼,老公又不在家,可把周莹给急坏了。正巧玉龙下班回来,他二话不说挽起袖子,就帮着周莹把蜂窝煤全都背到了楼上。玉龙浑身上下都湿透了,干净的小脸也都成了花脸,周莹拿出自己的手帕,给玉龙擦拭着满脸的汗水。“从那以后我就把它洗的干干净净,一见到它我就会想起嫂子,再有。”玉龙说着撩起枕头掀开被子,周莹一看下面全都是自己的丝袜,“有一次我下中班夜里回来,我没有开楼道里的灯,我怕吵醒了你们,不想被你洗过的长筒丝袜缠绕在脸上,你丝袜上淡淡的香气深深地打动了我,我不顾一切地把它拿回房里,我把它拥在鼻下唇边,疯狂地嗅着吻着,感受着你的体香。再后来一有机会我就会把你的丝袜偷来,再换成我给你买的丝袜。每次拿到你的丝袜,我都会和它亲密接触,幻想着和你亲密接触一样。”说着说着玉龙扑通跪在周莹的面前,他双手抱住周莹的一双腿, 像孩子一样把头埋在周莹的两腿之间,闭着眼睛感受着母性的温馨。周莹吃惊地呆愣在那里,慢慢地女性特有的温柔发酵了,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玉龙的头,这轻微的举动就像是给了玉龙暗示,他噌地站起身一把抱住了周莹,随即将她放在了床上压在了身下,玉龙不顾一切地亲吻着周莹的脸颊和脖项,“不可以,玉龙你放开我。”周莹一边说着一边要推开压在身上的玉龙,就在这时楼梯间响起了老公的歌声,接着就是拿钥匙开单元门的声音。玉龙赶忙把手捂在周莹的嘴上,周莹两手抓住玉龙的手想要推开他,可是她没有玉龙的力气大,玉龙用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周莹的双手,把他已经勃起的肉棒隔着裤子,在周莹的身上磨蹭着,周莹狠狠地在玉龙的手上咬了一口,鲜血一下子从玉龙的手上流出来,但是玉龙还是紧紧捂住周莹的嘴,一动都没有动。这时周莹的老公打开房门一看周莹没在家,就自言自语地说“这是去哪了?你走你的,我去钓鱼了。”说完拿起鱼竿就走了出去。过了好一会,玉龙才松开手,“啪”的一声,他的脸上挨了一记耳光。玉龙没有作声,他默默地站起来打开了房门,周莹迅速地从床上爬起身向门口走去,当她经过玉龙身边的时候,看见玉龙的手上还滴着血时,她的心又软了。“冤家”她轻叫了一声,她抓着玉龙的手,用那条手帕给他包扎住伤口。等她刚一包扎完,玉龙就再次将周莹紧紧抱在怀里,这次他直接吻在她的嘴上,周莹也不再反抗,她回应着玉龙的亲吻。玉龙猴急般撕扯掉自己的衣服,又来脱周莹的衣服,周莹一动不动躺在床上,任凭玉龙脱掉身上的衣服,虽说奶过孩子的酥乳已有了紫韵,但它还是那么挺拔,玉龙就像个大孩子一样,一头扎进周莹的怀里,吸允着她的乳头,他粗大的肉棒再次勃起,在周莹身上乱顶乱蹭着。周莹伸出手抓住玉龙的阴茎,它又湿又粘又硬,周莹微微笑了一下,可能是刚才在她身上磨蹭的时候射了一次。周莹抓着玉龙的阴茎,轻轻地撸动着露出了他的龟头,她把玉龙坚硬的阴茎引向了自己的蜜壶,“扑哧”一声玉龙的肉棒钻进了周莹的体内,随即就发出了“呱唧,呱唧”的撞击声。玉龙又年轻又充满了活力,他的肉棒又粗又长每一次在周莹体内的顶动,都深深刺入她的蜜壶之中直抵花心,把周莹玩得欲死欲仙兴奋不已。玩过两次之后,玉龙也是越来越有经验,他每次都让周莹穿上丝袜再玩,这样他的兴致越来越高,每次能玩到二十来分钟,为了刺激玉龙更好地发挥,周莹在玉龙每次撞击她时,也不失时机地发出呻吟声。

  在玩过几次之后,周莹对玉龙立下规矩,玉龙不能随心所欲想玩就玩,一切要听周莹的安排,只要周莹在单元里晾出丝袜,就表示今天可以狂欢,没有丝袜就代表不行,丝袜成了两人做爱的暗号。还别说玉龙真听周莹的话,他坚决服从周莹的安排,又一次周莹老公在的时候,大概有十天周莹都没有晾出丝袜,玉龙也都默默地等待着,一旦警报解除了,他就在周莹身上三次四次的做爱,仿佛要把前几次的都做回来,即便周莹的老公不在家,玉龙也十分遵守他和周莹的约定,这倒让周莹放下心来,要知道玉龙是个二十多岁的棒小伙,他要是发起飙来还真不好控制,好在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周莹对自己也是十分的自信,她一个风情万种的少妇,把这个又高又大的大男孩哄得滴溜溜转,不过她也有时迁就玉龙。比如说每次做爱时玉龙都要求她穿上丝袜,她就当着玉龙的面把丝袜穿在她的玉腿上,偶尔她还会做出几个挑逗动作,玉龙一见就会兴奋不已,很快就扑上来使劲地奸她,周莹也会在玉龙的身下,矫揉造作地低声呻吟。可是最近两次玉龙好像对捆绑性交着迷了,第一次周莹趴在床边,玉龙在她的身后和她后体位性交,玉龙玩着玩着抓住了周莹的双手反拧到她的身后,用她的丝袜将她的双手反绑起来,然后对她大力地奸污起来,周莹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没有了支撑点,她只得趴在床上被玉龙玩弄。第二次玉龙一上来就拿出了绳子,不容分说就把周莹捆绑起来,周莹也没有多想任凭玉龙捆绑自己,她觉得这是玉龙年轻的权利,周莹发现玉龙捆绑奸污自己,玩得更猛时间更长,周莹双手反绑在身后,她叉开双腿让玉龙好更加深入地进入她的体内,果然玉龙双手扶着她的丝袜腿,使劲地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她的身体,每一次插入都直刺她的花心,在周莹美不胜收的同时也承受着痛苦,她反绑在身后的双手又酸又疼。第三次玉龙捆绑她时,周莹就提出可不可以不绑她,但是玉龙二话不说,再次把她紧紧地捆绑起来,并在她的嘴里塞进了她自己的丝袜,然后就使劲地奸淫她,周莹无奈只得扭动着被绑的身体,迎合着玉龙对她的奸污,玉龙兴致高昂大力地抽插着阴茎,使劲地奸淫着双手反绑的周莹,他时而扛起周莹穿着丝袜的玉腿,从正面玩弄她,时而反转周莹的身体,他趴在周莹的屁股上奸污她,他一次又一次的玩弄着周莹的身体,一直到他在周莹的丝袜腿上射了三四次精后,他才给周莹松绑。周莹对玉龙是又爱又恨,爱的是玉龙给她生理上莫大的满足,恨的是他不懂得怜香惜玉,每次被他捆绑奸污之后,周莹的手臂又酸又疼,而且被绳子捆绑过的手臂上,捆绑的绳痕要好几天才消去。周莹生气了,她好几天都没有理玉龙,就是老公和孩子不在家时,她也不晾出她的丝袜,可是七八天后她自己的生理又有了要求,没办法她只得晾出丝袜,捆绑奸污的好戏再次上演。周莹被玉龙捆绑的同时发现,玉龙不知从哪里学来的,每次捆绑她时都用不同的花样,现在玉龙不但紧紧捆绑她的双手,还把她的酥胸也捆绑起来,使她的一对翘乳更加挺立了,而且玉龙越来越有经验了,除了捆绑她之外还加入了挑逗,比如玩弄她被捆绑起来的酥胸,在她的丝袜腿上磨蹭阴茎,或是直接套着她的丝袜,一边揉搓周莹的乳房,一边磨蹭她的屁股,总之从前戏到激情再到射精,玉龙每次都能玩到三十分钟左右,而每次捆绑奸污她,都要在她的身上射精三次以上,也就是说每次的欢乐行,都在个把小时左右,这让周莹的身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,这也是她离不开玉龙的原因。至于被捆绑着奸污嘛,就让他捆绑着玩自己好了,经过几次、十几次的捆绑奸污之后,周莹竟完全适应了,现在每次开始之前,她都主动反剪着双手,站在玉龙的面前,等待玉龙紧紧地捆绑自己,玉龙越是捆绑自己的胸部,她就越是向上挺起乳房,故意挑逗着玉龙,当玉龙把她捆绑好之后,她还扭动着被绑的身体,在镜子前照来照去,为了迎合玉龙对自己的捆绑奸污,为了玉龙玩得更痛快,也为了自己获得更大的满足,周莹的蜜穴流出大量的蜜液,好让玉龙粗大的阴茎玩得更滑快,有了很好的润滑剂,玉龙大阴茎抽插的频率果然快了许多,而且每次都深深地刺入周莹的体内,让周莹也得到十分的满足。从刚开始的低声呻吟,到后来愉快的淫叫,再被自己的丝袜塞住嘴,随着玉龙的几次奸淫,周莹自己也达到了兴奋的顶点,她塞着丝袜的小嘴里‘呜,呜’地淫叫着,还不停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,迎合着玉龙对她的奸污,当玉龙在她的丝袜腿上射精时,周莹也兴奋得喷潮了。玉龙把周莹玩得相当满意,由于玉龙的阴茎又粗又长,一些平时和老公玩不了的花样,现在都可以尝试。在经过二十多次的偷情之后,周莹和玉龙配合的越来越默契了。比方说玉龙玩过两三次之后,周莹就叫玉龙坐在椅子上,或是躺在床上,她自己反绑着双手骑跨在玉龙的身上,一上一下的做着活塞运动。周莹要是玩累了,玉龙就抱着捆绑起来的周莹,一起躺倒在床上侧着身子,架起周莹的一只丝袜腿,从周莹的身后奸淫她。周莹还特意为了玉龙买了带吊袜带的长筒丝袜,主要是为了方便玉龙射精,玉龙每次高潮之后都把精液射在周莹的丝袜腿或是丝袜脚上,周莹要是穿着连裤袜,玉龙有时就撕破丝袜,再把精液射在她的丝袜里,穿着长筒丝袜做爱,完事之后玉龙可以直接把精液射在周莹的丝袜筒里,这样也减少他对丝袜的破坏。周莹还准备了几双短丝袜,有时在玩过之后她还要去上班,或是去幼儿园接孩子,她就不让玉龙在她的丝袜里射精,而是让他套着她的短丝袜射精。

  周莹对玉龙的情感很是复杂,对她来说玉龙不像是情人,反倒向她的弟弟、孩子,周莹对玉龙的宠爱不单单在性方面,最令周莹爱玉龙的是,玉龙特别听周莹的话,自从周莹立下规矩之后,玉龙从来没有违反过,一个棒小伙一连几天十几天不纠缠自己,一般人还真做不到,虽说他拿她的丝袜手淫,这也挺不容易的。当初周莹最怕的事,就是她俩好上以后,玉龙没完没了地纠缠她,直到出现不可收拾的场面,不想玉龙遵守了承诺,听从周莹的安排,要知道一步走错,后果无法想象。这让周莹对玉龙更加爱恋,她在生活上也开始照顾玉龙了,每每她做了好吃的饭菜,都要给玉龙留上一份,玉龙脱下的脏衣服,她也会‘顺便’给洗了,玉龙喜欢捆绑奸污她,她就会主动让玉龙把她绑得紧紧的,然后再让玉龙玩个痛快,当然周莹自己也会在被捆绑奸污之中,享受属于她自己的乐趣。这几天玉龙从厂里做了一个铁架子,脚下还带着滑轮,能推到他的床铺上方,别人问他干什么用,他只说是为了挂蚊帐。这一天周莹上晚班,她一早起送完孩子,就晾出了自己的丝袜,再过十来天老公就要回来了,她要抓紧时间享乐一下,好慰藉老公回来时的寂寞。玉龙起床后一出来,就看见了周莹的丝袜,他一句话也不说,拿起周莹的丝袜走进卫生间,他把周莹的丝袜套在他的阴茎上,用手撸着直到他的阴茎完全勃起了,然后他把勃起的套袜阴茎放进内裤,他穿好衣裤洗漱起来,然后玉龙就套着周莹的丝袜上班去了。周莹收拾好房间出来一看,她发现她的丝袜不见了就微微一笑,这是她和玉龙之间的密语,她的丝袜上午不见了,就说明玉龙中午就回来,她们中午过后就能开战,要是她的丝袜下午不见了,那就说明晚上开战。既然玉龙拿走了丝袜,那她就要好好准备一番。周莹先是给自己换上性感的内衣,再拿出上次玩过的丝袜,这些丝袜都是她清洗过的,自从知道了玉龙喜欢用她的丝袜手淫,和在她的丝袜里射精之后,每次都是周莹亲自清洗她俩玩过的丝袜, 玉龙每次捆绑奸污她之后,射出的精液又多又黏,她怕玉龙洗不干净再得上性病,所以周莹就主动承担了这‘体力活’。周莹一双一双整理着丝袜,她的肉色短丝袜抻长之后,刚好套住玉龙勃起的阴茎,富有弹力的袜口套在他的阴茎根部,还紧紧包裹住他的两只睾丸,这就是玉龙非常喜欢用她的肉色短袜手淫的原因,周莹摆弄着丝袜,她看见有两双肉色连裤袜上有被撕开的洞,她苦笑了一声‘这个小坏蛋’,这是玉龙捆绑奸污她之后,在她的丝袜腿上射精时留下的,周莹拿出针线把两双丝袜的破洞缝好,她在自己腿上比当了一下,还好手缝的痕迹在大腿上方,有工作服挡住别人看不出来,周莹又拿起一双带蕾丝花边的,肉色天鹅绒长筒丝袜,这是她特意为玉龙准备的,在玩过多次丝袜性交之后,周莹看得出玉龙对她的肉色丝袜情有独钟,当周莹穿上这双带蕾丝花边的长筒丝袜后,玉龙也是兴奋不已,他即刻把周莹捆奸了四次,最后一次他还把精液射在了长筒丝袜的袜筒里。周莹抚摸着长筒丝袜,她不禁有些兴奋了,她在自己的玉腿上穿上一只丝袜,轻轻地抚摸着,天鹅绒特有的手感让她很舒服,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,周莹把另一只丝袜一点一点塞进了自己的蜜穴之中,天鹅绒的袜面与阴道内壁摩擦起来很刺激,就在此时单元门开了,熟悉的脚步声响了起来,‘这个冤家回来了’周莹来不及从阴道里拿出丝袜,玉龙就一步跨了进来。玉龙二话不说一把抱起周莹就向他的房间走去,‘快放我下来’,玉龙也不理她,‘小冤家,还没拿丝袜呢。’玉龙听罢又抱着她回来,一伸手抄起床上的丝袜就回了房间。玉龙把周莹放在床上,周莹也识趣地跪在床边,她反剪着双手等待玉龙捆绑她,玉龙从床头拿出了棉绳,他先紧紧地反绑周莹的双手,再把绳子绕过周莹的手臂,捆绑她的胸部,他在周莹的乳房上下各捆了两道,再用绳子穿过周莹的肩头,交叉捆绑她的两只乳房,最后剩余的绳子捆在她反绑着的双手上。周莹一动都不动任凭玉龙捆绑她,等玉龙把她捆绑好之后,周莹就顺势趴在床上,等着玉龙来奸淫她。可是玉龙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上来奸污她,而是又在他做好的铁架子上捆绳子,周莹也是纳闷,她翻转身子看着玉龙要做什么,玉龙在铁架子上又捆好了四条绳子,他扶着周莹起来,把捆在铁架子上的绳子,陆续又捆在周莹的身上,两条绳子捆在了周莹的腋下,另外两条绳子从两侧吊起了周莹的双腿,玉龙把周莹吊绑的高度,刚好在床铺的上方,周莹这才知道玉龙做的铁架子是为了吊绑自己用的,她不停地叫着玉龙把她放下来,玉龙不理她还用她的丝袜塞住她的嘴,玉龙把周莹吊绑好之后,才发现周莹只穿了一只高筒袜,他拿出周莹嘴里的丝袜,问她另一只丝袜在哪,周莹扭头故意不说,玉龙也不再问了,他把丝袜又塞回周莹的嘴里就要奸她,这时他才发现刚才只顾捆绑周莹了,没有脱掉她的内裤,如果再给她松绑脱内裤,说不定周莹不会再让他捆绑了,玉龙只好拿出剪刀,把周莹的内裤剪开,这一剪开不要紧,从周莹的蜜穴里露出了丝袜的一角,玉龙会心地笑了,周莹被吊绑着满脸通红,她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‘呜,呜’的叫声,玉龙从周莹的体内慢慢抽出了丝袜,粗糙的袜面和周莹阴道内壁摩擦着,刺激得周莹十分的兴奋,天鹅绒丝袜上沾满了周莹的蜜液和白带,玉龙就像如获至宝一样,他把丝袜整个塞进了自己的嘴里,来表示他爱周莹身体的各部位,双手反绑口塞丝袜的周莹,看着玉龙的举动也不禁来潮了。玉龙从口中拿出丝袜,他也给周莹拿出了堵嘴的丝袜,两个人吻在了一起,玉龙一边和周莹接吻,一边把阴茎在周莹的另一只丝袜脚上磨蹭着,不一会它就完全勃起了,玉龙躺在床上,他的粗长的肉棒刚好插进吊绑着的周莹的体内,玉龙抓着周莹的两腿,向上使劲顶动着粗大的阴茎,再看吊绑着的周莹,就像是荡秋千似的,被玉龙奸得来回摆动着,由于太刺激了周莹很快就喷潮了,她的淫水顺着玉龙的肉棒流了出来,玉龙也不管这些,继续奸着周莹,又玩了几十下,玉龙也高潮了,他爬起身拿着周莹的丝袜脚磨蹭着,一边和周莹接吻一边把精液射在她的丝袜脚上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都是寂寞惹的祸 下一篇:乡村自古艳事多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